凱發_凱發娛樂

全國服務熱線:18833689333;18666185605
公告:
河北金豐化工建材有限公司位于大城縣權村工業區,是集生產、研發為一體的大型企業,主要生產:泡沫玻璃制品、硅酸鋁制品、復合硅酸鹽制品、復合氧化鋁制品、復合硅酸鎂鋁制品。
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資訊
聚氨酯保溫材料行業目前現狀淺析添加時間:2016-03-11
聚氨酯保溫材料行業目前現狀淺析
  聚氨酯,一種高分子材料,被譽為"第五大塑料"。因其卓越的性能,被廣泛應用于國民經濟眾多領域,比如國防、航天、航空、醫療、汽車、建筑等。在建筑保溫行業,它有著"貴族"之稱,但長久以來,它卻只能扮演小配角。
  公開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3年年底,聚氨酯行業在建筑外墻保溫材料市場中占比不足10%。2014年,一些聚氨酯行業人士則給出了占比僅7%~8%這一更為悲觀的數字。
  在剛剛過去的2014年,聚氨酯保溫行業有喜有憂,有人全身而退,有人決意堅守,有人看到了希望,卻又因政策的朝令夕改感到悲觀。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對聚氨酯人這個群體進行了廣泛的采訪,在2015年的首期報紙上將采訪觀感進行呈現。
  國家節能減排的目標沒有變,聚氨酯未來光明的前景可以預見。然而,在此之前,如何堅守底線,保護行業在相對規范的秩序中開往光明的下一站,還需要全體聚氨酯人深思。
  轉身與堅守
  2015年,本應是老李進入建筑保溫行業滿十年的年份,但是,在那之前,他選擇了離開。
  2005年,我國開始強制執行建筑節能標準,可以說,老李是在最好的時候入了建筑保溫這一行。但8年打拼,他感受到的卻是一場又一場"大地震":政策朝令夕改、相關主管部門互相掐架、行業無序、壓價競爭,這讓他心灰意冷。
  2013年,北京市住建委抽檢保溫材料不合格的事件,則讓他仿如看到了一場黑色幽默劇——保溫行業國標主編單位竟然不合格!"招投標B1級聚氨酯材料一路狂跌,從每立方米2100元跌至1400元,后者價格接近當時的成本價,企業毫無利潤可言。惡性競爭導致劣幣驅逐良幣,這個行業爛透了,沒法做了。"
  萌生去意的他原本想堅持到2013年年底,可是一紙調令,使得他將從北京市場轉戰江蘇市場,這成為他最后離開聚氨酯保溫行業的推動力。"江蘇市場非常艱難,聚氨酯在保障房中應用比較廣泛,但投入相應也高,除了南京等經濟條件好的地方用得起,其他城市推廣很難。"
  隨后,他義無反顧地投入市場化程度比較高的涂料行業。一年過去了,雖不那么風生水起,但也漸有起色。"我現在拿著年薪,正朝著更高管理層的目標在努力,最重要的是心不那么累了。"
  俗話說,船小好調頭,但聚氨酯保溫行業更多的人無法如老李那樣華麗轉身,更多聚氨酯人還在堅守自己的選擇。
  "僅僅是打工的員工好轉型,但我們這些老板不能說不干就不干,廠房、設備等投入都達好幾百萬元,加上還有這幾十號跟著我干了多年的工作人員,市場再艱難我也還是要挺一挺。"河北某中小型聚氨酯企業負責人感慨萬千。
  業內資深人士坦言,2014年整個聚氨酯行業都不太好,大家都在苦苦地堅持著。部分廠家如江蘇綠源、無錫揭陽等廠家逆勢投廠,其實是無奈之舉,其邏輯是:"市場份額就那么大,你不去占領自然有別人去搶奪。"
  但中國聚氨酯工業協會秘書長朱長春告訴中國房地產報記者:"2014年國內聚氨酯建筑保溫材料生產線大概400條,但開工率不高,大型工廠開工率也不樂觀,不到50%,很多小企業設備基本買過來就沒開動過。"
  在他看來,市場價格下降過快是2014年聚氨酯行業不如2013年的原因。他舉例說:北京既有建筑節能改造招投標B1級材料從年初每立方米1700元,到年中就降至1400元,最近聽說降至1100~1200元,這個價格已經是廠家的極限了,好在原料MDI價格波動不大,企業只能維持生計,但無利潤可言。"一千一二的價格足以逼死一部分玩不起的小企業。"
  希望與失望
  我國建筑保溫材料行業更大程度上是受政策主導,而非市場主導,已經是公開的秘密。也因如此,建筑保溫行業備受詬病。"哪個國家建筑保溫市場的政策是這么來回折騰的?兩個部門(編者注,指住建部和公安部)相互掐架,‘春天’、‘寒冬’模式切換太快,我們都來不及適應,就被淘汰出局了。"一位不愿具名的保溫企業代表氣憤地表示。
  這位企業代表說出的,其實是整個聚氨酯保溫行業面臨不明朗的政策時的困惑。2009年央視大火后,同年9月25日住建部和公安部聯合發布了公通字[2009]46號文,明確指出民用建筑外保溫材料的燃燒性能宜為A級,且不應低于B2級。這對于最高防火級別達到B1級的有機保溫材料聚氨酯來說,依然可以算作是"春天"。
  然而,2010年上海大火之后,2011年3月14日公安部發布了史上最嚴厲的建筑保溫材料標準公消[2011]65號文,規定民用建筑外保溫材料采用燃燒性能為A級的材料,將聚氨酯拒之門外,聚氨酯行業進入"寒冬"期。
  兩年多過后,2013年12月3日公安部"350號文"橫空出世,一舉取消了公消[2011]65號文,政策松綁使得聚氨酯行業再次迎來發展的"春天"。
  可是好景不長,今年10月最新版《建筑設計防火規范》(GB50016-2014)正式公布,規定當建筑的外墻保溫系統采用燃燒性能為B1、B2級的保溫材料時,應在保溫系統中每層設置水平防火隔離帶,且規定防火隔離帶應該采用性能為A級的材料,高度不低于300mm。這對于聚氨酯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  不過,北京、天津等城市開始執行75%建筑節能標準,還是被不少企業視為行業發展的轉機。以北京為例,如果執行75%建筑節能標準,外墻保溫采用聚苯板(EPS)需要15公分,但用聚氨酯做到8公分就可以,后者更有利于建筑安全。
  此外,聚氨酯人還在不斷挖掘聚氨酯的新價值,比如,采用聚氨酯建筑保溫材料,得房率可提高1%~1.5%,這被視為可給開發項目帶來極大附加值。
  但就在眾多聚氨酯人雄心勃勃尋求直接與地產開發商合作之際,《江蘇省綠色建筑發展條例(草案)》又猶如冬天的一盆涼水澆滅了他們的熱情。該條例明確規定,外墻保溫層不計入房屋建筑面積測算。
  25%
  2014年聚氨酯行業洗牌加速,年初400條生產線到年底只剩300條生產線,淘汰率高達25%。
  8.3%
  2013年聚氨酯硬泡(其中建筑保溫占25%左右)主要原料黑料——多異氰酸酯(MDI為主)用量110萬噸,估計2014年全年用量為120萬噸,同比增長8.3%,與2013年同比增幅15%~16%有近一倍的差距。
  1100元
  北京既有建筑節能改造招投標B1級材料從2014年年初每立方米1700元,到年中降至1400元,而后更有傳降至1100元~1200元。每立方米1100元,被視為廠家的極限。
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